成人狼人app网页版-少女X少女 > 教育教研 > 学科教学 > 音乐 > 姝f枃

再卖B2B业务优信独握“2C”救命稻草

鏉ユ簮锛毼粗   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娆℃暟锛 娆°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-04-03 16:43

  
 

   疫情寒潮下,已经卖掉九成业务的优信又卖掉了起家的B2B业务。 3月25日,优信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剥离B2B拍卖业务给58同城后,优信战略重心将放在B2C“全国购”上。

  
 

   实际上随着此次B2B剥离,优信旗下所剩的业务已然不多,未来只能抓住“全国购”这根救命稻草。 不过,受到优信自身现金流与二手车交易标准缺失等影响,这最后的筹码也岌岌可危。 亿美元“贱卖”北京商报记者从优信获悉,二手车电商平台优信集团已经与58同城签订协议,58同城将以亿美元收购优信拍业务相关资产。 实际上,优信在2017年的广告费用一度超过了10亿元,而优信拍亿美元的卖价,还不及当时一年的广告费。 据了解,限于B2B业务利润少等不利因素,优信拍的发展遇到瓶颈期。 财报显示,2019年三季度优信2B交易总量达万辆,同比下滑%。 业务萎缩的同时,曾担任优信拍执行总裁的井文兵已经离职,优信拍在诚盈中心的办公点也于今年2月退租。

  
 

   面对2B端业务萎缩,优信拍也成为优信的“烫手山芋”。

  
 

   而58同城接盘,刚好解决了优信的难题。 58同城CEO姚劲波表示,2020年58同城向车商提供二手车拍卖服务,也是核心战略的一部分。

  
 

   实际上,作为国内最大分类信息生活服务平台,58同城在招聘、房产、本地生活领域优势明显,汽车服务相对较弱。 但是,58同城对二手车领域布局已久,早期与瓜子合作分手后,姚劲波将进入二手车行业的关键锁定在优信上。

  
 

   2019年5月,58同城与优信达成战略合作,参与优信新一轮融资。

  
 

   优信手中的“麻烦”,成为姚劲波盘活自身二手车业务的关键之一。 在姚劲波看来,针对B2B拍卖业务,优势在于对低频二手车业务渠道和流量的整合。

  
 

   “还将基于流量优势,融合优信拍的拍卖业务,打造二手车行业流通体系。

  
 

   ”他表示。 “此次收购双方是各取所需的。 ”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,面对下行的市场行情,优信急需出售“拖后腿”的业务换取资金,这正好也是58所看重的板块,双方是互助互利。

  
 

   剥离九成业务剥离优信拍给58同城,并不是优信首次出售旗下业务。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2019年6月,优信剥离旗下“一成购”板块,并全国遣散销售人员;7月,优信将助贷业务卖给GoldenPacer(58金融),并获得1亿美元;今年1月,优信又将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以亿元出售给博车网,并承诺五年内不再从事事故车拍卖业务。

  
 

   一年内,优信三次整体打包出售旗下业务。 “出售优信拍业务后,优信旗下业务仅剩‘全国购’,再没什么可卖的了。

  
 

   ”接近优信的知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。 在“卖身”的同时,优信管理层调整不断,多位集团高管接连离职。 据统计,目前优信已经离职的高管包括CMO王鑫、COO彭威廉、CSO井文斌及CTO邱惠。 相继出售核心板块的背后,是优信“求生回血”的无奈。 优信集团自上市至今,一直存在较大的资金压力。 财报显示,2019年三季度优信总营收亿元,净亏损亿元,同比收窄48%;调整后净亏亿元,同比收窄38%。 数据显示,2019年前9个月,优信亏损金额已达亿元,同比下降%。 不仅是2019年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优信净亏损分别为14亿元、25亿元、15亿元。

  
 

   尽管优信融资规模超过15亿美元,但现金流依然紧张。

  
 

   财报显示,2019年三季度优信资产负债率高达%。 亏损局面下,突如其来的疫情又加重了流动性风险。 在业务剥离的同时,优信开始对内部“动刀”,在各项人员支出上采取节流措施。

  
 

   目前,优信已宣布对部分员工降薪,其中一般员工降薪幅度为20%-30%,高管降薪幅度高于40%,降薪时间至5月。 面对多重困难,优信只能再“断臂求生”。 业内人士表示,从成立至今,优信在二手车市场摸索多年,涉及新车、二手车、助贷、汽车物流等方方面面,但并没有找到盈利的路径。

  
 

   如今受疫情影响,二手车线下门店开张受阻,线上效果不明显,外加受供应链未开工拖累,优信很可能陷入现金流困扰,此时只能继续出售旗下业务“止血”。 最后的筹码事实上,在一连串“卖卖卖”模式后,优信仅保留的“全国购”,被优信创始人戴琨视为“理想中的金矿”,也成为优信翻身的最后筹码。 2016年,我国二手车限迁政策开始逐步取消,截至目前,全国已经有超过60%的城市取消限迁,二手车跨区域流转成为可能,优信全国购业务也一并应运而生。

  
 

   数据显示,优信自2018年全面推行“全国购”业务后,在线交易业务突破10万辆,单车均价达12万元,远超国内二手车交易均价万元,财报显示,2019年三季度优信“全国购”业务营收近亿元,同比增幅达247%。 在戴琨看来,“此次业务剥离后,优信将更加专注于B2C‘全国购’业务,为消费者提供更好体验的在线购车服务,充裕的现金流也将有助于公司的长期可持续发展”。

  
 

   尽管戴琨对“全国购”信心十足,但放弃其余板块全力押宝“全国购”,优信也将面临不小的风险。

  
 

   “二手车是比较特殊的行业,一车一况,一况一价。 ”一位从事多年二手车业务的车商表示,线上消费者很难判断车辆的情况,价格容易存在水分。 对此,优信计划在2020年覆盖全国2000家线下门店,并完成百城的物流线路,建设20座中心仓和上百座中转仓。 这意味,将投入大量的资金支撑新业务的发展。

  
 

   然而,据统计,目前我国二手车行业平均利润只有6%-7%,但“全国购”一辆汽车在流转过程中仅仓储物流费用就接近2000元。

  
 

   不仅是内部资金的问题,“全国购”的领域也并非优信一家独大,在优信推出“全国购”业务之后,瓜子二手车也开始垂涎于这块蛋糕。 与优信不同,瓜子二手车业务板块涵盖toC二手车交易业务、毛豆新车、toB车速拍业务等,拥有更多的交易场景。

  
 

   在资金方面,去年底时瓜子宣布车好多(瓜子二手车母公司)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。 业内人士表示,全国购已经成为二手车电商竞争的下半场,优信在这个领域不仅要面对竞争对手对车源、用户等方面展开的争夺,更要考虑资金成本的压力。 同时面对巨额亏损,对没有其他业务收入的优信而言,持续投入的“全国购”很可能在反哺前成为压倒优信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
 

   (责编:岳上媛(实习生)、王震)。



         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